<noframes id="j17jz"><progress id="j17jz"><ruby id="j17jz"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j17jz"></cite>
<ins id="j17jz"><noframes id="j17jz">
<cite id="j17jz"><noframes id="j17jz"><var id="j17jz"></var>
<cite id="j17jz"></cite>
<cite id="j17jz"></cite><cite id="j17jz"></cite>
<cite id="j17jz"></cite>
<cite id="j17jz"></cite>

horizontal rule

歡迎訪問本站。

上一頁 傅佩榮《論語》心得 論語

愛憎分明

  《愛的故事》是多年以前頗受歡迎的電影,其中令人感觸最深的,是一句名言:“愛是永遠不必說抱歉的。”翻譯成這樣的語句,自然容易引起誤解。高明的譯者乃揮動彩筆,將它改寫為:“情至深處無怨尤。”點石成金,莫過于此。但是,相對于“情”這個字,大家熟知的是:“情至多時情轉薄。”

  合而觀之,什么是情,什么是愛?孔子對此有無高見?由《論語》看來,答案并不明顯。勉強為之,則“子張問崇德辨惑”一章,可以提供線索。“什么是迷惑?”孔子的回答是:

  愛是真正使人復蘇的動力。——歌德愛之欲其生,惡之欲其死。既欲其生,又欲其死,是惑也。”(《顏淵》)

  “愛”是極其強烈的情感,一旦表現出來,則無私忘我、犧牲奉獻,毫不在意,甚至甘之如飴。能夠為自己所愛的人做任何事,都是無上的快樂。

  然而,這樣的愛,往往有一個前提,就是對方的回應。如果對方不理不睬,或者辜負了我,那么,“愛”極易變質為“恨”:我若得不到,別人也休想得到。原來,以前所謂的愛,一點也不崇高、神圣,而是隱藏著自私自利的居心。這就是孔子所說的“惡之欲其死”,由愛生恨,最后希望對方干脆消失算了。

  沒有人不喜歡“愛與被愛”,但是很少人想過“愛惡之間”的微妙關系。為了不讓愛轉化為惡,必須分辨兩種“愛”:一是以自我為中心的,二是不以自我為中心的。前者出自占有欲,后者則以對方的幸福為焦點。困難在于:這兩種愛往往混淆難辨。人生困惑于此生焉。

  孔子的話,說得很含蓄。他用“既欲其生,又欲其死”這八個字,婉轉道出了人類情感的盲點。如果情感不能升華,陷入自我中心的困局,結果必是念念執著,在任何一次“愛”的經驗中,夾雜著苦澀的“恨”。愛起來,希望他長命百歲、心想事成;恨起來,又希望他身敗名裂、一死了之。解脫之道何在?

  孔子自謂“四十而不惑”,所“不惑”者,應該包含本文所述的“愛惡關系”。如果借由讀書明理,中和自己的情懷,培養“不以自我為中心的”情操,或許可以在愛與惡的態度上,表現坦蕩蕩的君子風范。儒家少談男女之間的愛情,或許因為早就發現這種愛情過于強烈而偏激,容易走上極端,陷入困惑。對于溫和而正常的情感,則無疑是肯定的。

下一頁 

唐詩宋詞 全唐詩 唐詩300首 史記 孔子 孟子 四書五經 聯系培訓機構 聯系培訓師

感謝您訪問本站。

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 海南飞鱼网 腾讯彩票喜从天降 3d精准杀号技巧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i 上海时时彩交流群 wcba官网 长胜平特 重庆时时彩网 竞彩双选套利 乒乓球比赛视频 11选5赢遍天下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 幸运赛车直播开奖 竟彩混合 河南十一选五玩法规则